首页百姓生活文章详细

药店遭遇职业打假,被罚60万

本站原创2021-04-08 12:13:57 快审 26

中国裁判文书网日前发布一份判决书,因笃信药店所销售利君精华乳铁蛋白浓缩粉固体饮料中添加乳铁蛋白,判定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需退还原告购物款59700元,并连带承担10倍货款赔偿给原告597000元。

  事情大致经过是,魏宏到笃信药店购买了150盒利君精华乳铁蛋白浓缩粉,每盒价格为398元,合计59700元。之后,魏宏就案涉产品向重庆市长信箱投诉,反映该产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理由是:

  1.GB14880—2012《食品营养强化剂使用标准》该标准中固体饮料所允许添加的营养强化剂不包含乳铁蛋白。而案涉产品其标注的配料中包含乳铁蛋白。

  2.GB/T29602《固体饮料》国家标准指标要求没有规定可以添加乳铁蛋白。2018年3月27日至4月11日,国家轻工业食品质量监督检测成都站对利君科技公司生产的乳铁蛋白浓缩粉,检测项目中并不包括乳铁蛋白含量,而案涉产品含有乳铁蛋白,因“食品安全要求应符合相关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所以应当判定为不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

  显而易见,以上案例属于职业打假人出于商业目的,而非净化市场,对商家进行敲诈勒索的行为。

  此案再次引起了“职业打假”带来的争议:是维护消费者权益还是破坏营商环境?在部分业内人士和专家看来,目前在执法和司法领域存在混淆二者的情况,应及时界分。

  深圳打响限制视频职业投诉第一枪

  2018年深圳市颁布了《深圳经济特区食品安全监督条例》,是自5月1日起实施的地方立法,也是全国首个地方性食品安全监督条例。《条例》授权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在食品质量、营养健康、过程控制等方面制定严于国家标准或广东省标准的深圳标准。其中第97条规定,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消费者委员会受理关于食品安全问题的投诉举报时,发现投诉人超出合理消费或者以索取赔偿、奖励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可以终止调查并将相关线索纳入食品安全风险监测范围。但是,可能引发食品安全事故或者涉嫌犯罪的除外。

  《条例》出台之时也引起一些争议,被认为涉嫌违反宪法和立法法等上位法。该条例也被称作“打响限制食品职业投诉第一枪”。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曾解释,该条规定是针对当前存在的游离于法律边缘、占用大量行政监管资源甚至成为敲诈勒索手段的职业打假行为,从维护市场经济秩序、构建良好市场机制的角度出发作出的规定。

  食品领域已经对职业打假人做出限制和惩治,药品监管也当如此吗?

  “职业打假”浪费国家资源?

  打假成为一项“职业”,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出现,这与当时的市场环境有一定关系。这个职业也一直伴随着争议,各地判例常常互相矛盾。在此后数年中,职业打假愈发受到关注。2014年,最高法院发布的《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生效。其第三条明确,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法院在解释中称,职业打假本身确实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能够对假冒伪劣的行为起到一种制约、遏制的作用,对于市场净化也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职业打假也可能从另一方面产生一些道德风险或者其他的一些市场秩序上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还在进一步研究,没有最后的结论。” 时任最高法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张勇健说。

  我们看以下这个极端案例:

  2018年一批职业打假人举报广东2000家药店“不凭处方违规销售处方药”,导致广东省食药监局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药品零售企业处方药销售监督管理的通知》进行内部整顿,针对处方药销售也进行了明确规定:

  (一)伪造处方或提供虚假销售凭证的;

  (二)处方药登记存在虚假行为的;

  (三)反复出现未严格按规定登记处方药销售相关信息的;

  (四)反复出现未按规定凭处方销售处方药的;

  (五)反复出现因投诉举报违规销售处方药并经查实的;

  专家认为,当前职业索赔人常针对药品标签标识、说明、日期等问题投诉举报,很少涉及药品质量安全,对提升药品安全水平效果极其有限,但却挤占大量行政和司法资源。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严重的药品安全违法行为得不到及时处理。因此结合实际情况对“以牟利为目的的职业索赔人”的相关行为做出规范是很有必要的。

  恶意投诉不仅影响经营秩序,也浪费行政、司法资源,影响消费者权益。近年来,全国以打假维权为名发起的恶意投诉举报每年超100万件。如果每一件一个工作人员处理1小时,占据的行政或司法资源可想而知。

  索赔乱象

  事实上,近几年来,官方对职业打假的态度已有所变化。原国家工商总局在2016年对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公开征求意见,草案对以营利为目的的知假买假行为,就作出了不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

  在此后数年中,批评知假买假的声音也在增多。这与近几年,部分职业打假行为存在“恶意索赔”现象不无关系。有一批“职业索赔人”专靠给商家“挑刺”,利用行政、司法等程序,撬动商家就范、获取不法利益。,目前,恶意投诉已形成固定化、标准化的流程,一般具有职业化、组织化、流程化和专业化等特点。

  很多人甚至以公司化的方式在操作,主要针对中小商家,利用他们不懂法、愿意息事宁人等情况,在手段上已形成“套路”。例如,虚构产品质量、发掘疑似“绝对化用语”、收集标签瑕疵,以及冒充知识产权人、恶意抢注知识产权等方式牟利等。

  何为“消费者”?

  目前的职业索赔案件中,对“消费者”这一定义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例如,去年12月杭州互联网法院在一次判决中,就表示索赔人“非因生活需要购买商品的行为,不享有普通消费者权利”并驳回其请求。陕西省,在《关于对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第683号建议的答复函》(2019年)中把职业打假的行为归为以下几点:

  一、多关注“标签瑕疵”“标准作废”等问题。

  二、知假买假行为有形成商业化的趋势,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职业打假人、打假公司(集团),其目的不再是净化市场,而是为了利用惩罚性赔偿规定牟利或借机对商家进行敲诈勒索。

  三、针对同一种商品大量重复投诉举报或申请行政复议,浪费了大量行政资源,增加了正常经营企业的负担。

  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则认为:“为个人或家庭生活需要而消费物质资料或精神产品的行为才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而超出合理消费,以牟利为目的的职业索赔行为不属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范围。”

  区分“打假”与“假打”

  目前看,实践中“职业打假”常被视为“恶意索赔”,两者未被明确区分,目前在执法和司法领域存在混淆二者的情况。

  反对限制职业打假行为的意见认为,因为先有假货,才有‘打假人;因为消费者维权难、假冒伪劣商品多,才会有职业打假人。立法目的是要解决制假售假,而不是要解决职业打假人。法律导向的重点,应落在对制假售假的惩罚上,而不应该关心购买者是不是消费者、是不是以赔偿(牟利)为目的、是不是职业打假人。

  专家认为,应当对产品瑕疵贯彻“比例原则”,不应全部做违法处理,并重新界定惩罚性赔偿,对标签瑕疵不应该适用3倍或者10倍惩罚性赔偿等条款,以此斩断利益的驱动力。实践中应当区分“假打”和“打假”两种行为。例如故意掉包过期商品的行为并不是为了打假,不应当将其归咎到职业打假人的头上。实践中不宜过度强调动机,而应当考虑举报的违法事实是否成立。也应当考虑,此前的相关规定是否过于严格,以至于类似的问题经常出现。


标签:
随机快审展示 刷新 快审榜
加入快审,优先展示

加入VIP

发表评论

  • * 评论内容:
  •  

精彩评论

  • 无任何评论信息!